栏 目 列 表
      齐河要闻
      史志动态
      通知公告
      方志论坛
      齐河概况
      齐河旅游
      投资齐河
      机构设置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齐河抗战资料:日军飞机场遗址
 

 齐河县地方史志办公室刘勇 综合整理

 

1943年秋,日本侵略军于齐河县福王村(现今位于齐河经济开发区境内)西北修建飞机场。机场东临狮子王村,西北邻安庄,呈长方形,东南西北向,长5公里,宽25公里,占良田18000亩。并由晏城火车站至狮子王庄铺设简易铁路。为了建机场,日本侵略军强征民夫、拆除民房,砍伐树木,毁坏良田,并指使汉奸张德新部强迫徐庄(全村300余人)向北迁出两公里,改称义和庄。迫使小李庄(全村200余人)向东南迁出2.5公里,改称仁和庄。至1945年秋,以福王村为重点,占有杨士安村、小李村、狮子王村、小安村、黄铺村等6个村的土地总面积1334亩,建成飞机窝5个,驻守日军近100人。修大小飞机窝子10个,圆形地堡17个,地下室4个。19458月,日本侵略军投降,机场停建,汉奸被枪毙。

1944920日,驻济南日军(由伪政权出面)在齐河县宋庄(今晏城镇)成立了修筑飞机场临时工程委员会,受日军甲子第一四八七部队第三作业队辖制,具体负责各项修筑事宜。机场地址定在晏城西北3.5公里处。

为修建飞机场,日军从齐河境内强征劳工千余人,加上从长清、历城等地抓来的劳工,每天共有近二千人为其昼夜劳作。至1945年,劳工数量仍在不断增加,殃及全县50%以上的村庄。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存的一份档案材料省档临2-22-140»),系当时的济南道尹常之英向山东伪省长唐仰杜报告工程进展情况的呈文,详细叙述了1944920日至1020日期间的劳工征用情况。材料中记载:“关于劳工队组织事项:1.齐河已编成中队十个,队员九九九人,......。大车七三辆,车夫一四六名,木匠二三名,瓦匠三二名,打坯匠一二名。2.历城已编成中队三个,队员二六六名,......。大车一九辆,车夫三八名。3.长清已编成中队三个,队员二七七名,......。大车一七辆,车夫三四名。(三县合计队员一五四二名,大车一零九辆,车夫二一八名,技工一零四名。)”由此可见工程之巨,被劳役群众之众。为征用到足够数量的劳工,日军在齐河境内特别是机场附近村庄挨家挨户抓人,甚至年老和有病的也不放过。晏城镇李官屯村民88岁的老人梁淑同在接受调查时讲,1944年本村先后有一百多人被抓去付王修飞机场,占到全村人口总数的1/3。楼子张村民邓吉福、刘等礼等老人回忆说,1945年,日军曾在本村一次强逼薛付贵、刘孝征、刘孝才、许相银、许克芹、刘方福等50多人去修飞机场,并要求每人带独轮小推车1辆、铁锨1把,后来带去的工具全部被毁掉。薛付贵(已于1992年去世)虽然患有疾病仍被抓到小李村去修建飞机场,干活时稍有怠慢即招来了日本兵的一顿毒打,致使腿部严重受伤,留下终身残疾。此外,日军在抓劳工时,还大肆抢夺财物,奸淫妇女,杀人放火,犯下了滔天罪行。19444月的一天中午,小安村村民安连生在阻止修飞机场的日军监工强暴本村妇女(姓名不祥)时,被用刺刀刺死。纯李村妇女李氏在日军入村抓劳工时被强奸。另据付王庄村史记载:1945年日军仅在该村就抢掠禽畜300多头(),砍伐枣树80多棵。被抓去的劳工,受到的是更加非人的虐待,吃的是限量的掺着砂子的杂粮面,住的是阴冷露天的简易草棚,每日在日军刺刀的威逼下干活,稍有反抗,即有可能招来毒打甚至被枪杀。曾被抓作劳工的刘安村村民张曰太(仍健在)说,1945年自己和本村刘长清等9人被抓去付王修飞机场,其中有7人先后被打死。王庄村村民刘兆河反抗时被枪杀,刘兆亮、刘兆玉、刘传亮、刘孝章被用刺刀刺成重伤致残。芦庄村村民李书才、李书员、张成山、刘孝文、李书奎、聂宜来等于1944年被抓去修飞机场,因不甘心给日军下苦力,受尽了打骂,五人均留下不同程度的伤残……

但是,修建飞机场给齐河人民带来的灾难还不仅止于此。在建飞机场的过程中,作为场址地,晏城镇有9个村庄不同程度地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部分房屋被毁坏甚至整村迁移、大量树木被砍伐,并被强征以高额的苛捐杂税,致使“农村凋敝,十室九空”。比如晏城镇刘安村,全村每年就要向驻飞机场日军交木桩130根、树15车、土坯6000块,另外,每人还要交粮150斤、税30元。1944年农历八月十五,日军指使汉奸张德新部强迫徐庄(全村357)向北迁出2公里,改称义和庄。10月,又迫使小李庄(全村200多人)向东南迁出2.5公里,改称仁和庄(日军投降后迁回原址,仍称小李庄)。搬迁后,两村的房屋大部分被毁坏,还没来得及收的庄稼烂在地里,大量的家什财物不得不遗弃。义和庄村民徐志德因不愿搬走,被日军打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为防止拆迁的百姓再回到村里,日军将两村划为禁区,一旦发现有村民进入村子,抓住轻则毒打,重则枪杀。义和庄(原名徐庄,建飞机场时被拆除后改名)村民沈景明因到自己被日军强占的土地边上种了几棵萝卜,即被抓到据点里灌辣椒水,还将一只胳膊打断,抬回家后,两天就死了。以下是通过本次调查,掌握的晏城镇部分村庄失地和主要财产损失情况。(见下表) 

 

村庄

土地()

房屋( )

树木()

禽畜(头、只)

粮食()

生活用品(件、宗)

福王

1500

120

6500

700

500

280

王官屯

130

5

300

150

--

--

黄铺村

30

20

1200

7

--

--

小安

700

120

1050

320

--

--

杨士安

700

15

12000

430

--

--

楼子张

3

12

--

--

--

独轮车、铁锨各51

纯李

--

--

75

--

300

--

小李

150

350

3600

--

--

--

义和庄

170

530

1000

--

150000

--

狮子王

345

19

71

--

120

--

                                                                                                                   

日军修建飞机场,给齐河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成为侵略者的又一笔罪债。<省档临2-22-140>资料中,当时(1945315)的济南道尹常之英向山东伪省长杨毓徇的呈文中这样描述到:“查齐河人多地狭,每年收获向不敷出,又兼近年来农产歉收,农众生活兼形窘迫,荡析流离已成普遍现象,复加飞机场修此区,工程浩繁民众已竭尽绵薄,声嘶力疲,实属无法负担。”并将其时修建飞机场的各项财产损失数额作了统计,“飞机场共占地1220.646亩,宅地48.295亩,劳工宿舍占地11.4亩,铁路支线占用田地53.667亩,拆除民房1676间,修建小李庄新村1000000元、义和庄新村278521.4元。按当时的物价折算,总损失达45201621.4元。”损失之巨,令人瞠目。

194410月中旬,飞机场铁路支线修筑完工通车。19452月底,机场第一期工程初步完工。但是,日军的美梦并没能实现,不仅没能到它预计租用的终止日期(1946914),甚至也没来得及把机场建成,日本侵略战争的末日(1945815)便来到了,而建飞机场也就成为了泡影。至1945年秋,共修大小飞机窝10个,圆形地堡17个,地下室4个。以下是我们通过走访调查,掌握的主要财产损失情况:机场占去土地3841.362齐河县志»中记载:“飞机场占地长5公里,宽2.5公里”,折算土地18000多亩),拆除房屋2000余间,砍伐树木26000多棵,掠夺各类禽畜2000余头()、粮食150920余斤。至于征用劳工,自1944920日至抗战胜利,以日两千人为基数,折算计有70多万个工日,兼之时有死伤,具体价值已不好再作出估算。现在,原飞机场旧址,除去义和庄仍在搬迁的老地方,并在地图上代替了徐庄算个别变化外,这里早已恢复为千亩良田。上面提及的几个村子,如今十家已是九家住新房,处处呈现勃勃生机。只有零散的几个机窝(钢筋水泥制成的飞机库)不易拆除,算作记录日本侵略者罪行的丑恶见证,并可警醒后人。

 

2014-9-17
版权所有:齐河县情网

主办:齐河县人民政府 承办:齐河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话:0534—5331770 邮箱:qhxz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