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列 表
      齐河要闻
      史志动态
      通知公告
      方志论坛
      齐河概况
      齐河旅游
      投资齐河
      机构设置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烟波诗韵大清桥
 

烟波诗韵大清桥

赵方新


若要推举一个齐河历史上的文化地标,我希望是大清桥。
    
时间回到咸丰五年(1855年)之前,大清桥地当九省通衢要冲,官舆商辕,骏马羸驴,才子佳人,贩夫走卒,来往不绝,堪称一时胜景。
    
民国三年,江苏无锡人吴福森就任齐河县知事。吴很有些江南才子气味,喜欢寻绎古迹,抒发兴废之慨,因而彼时已沉没于黄河泥沙近五十年的大清桥,就成了他索隐往昔的最好由头。吴福森写于民国四年的《大清桥沿革记并序》,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大清桥变迁的清晰脉络,且还原了一幅大清河未被黄河夺道之前的优美画图:“……济水自西南蜿蜒而下,其色碧且清,附城两岸多菜圃,王瓜坠地可折数断,土性之肥美可想矣。一时之达官富绅,名园别墅多卜地河畔。杨柳茂密如结翠幄,往来歌声与鸟语错杂如笙簧。桥亘东西如驾彩虹。登桥远眺,见东南诸峰罗列如张翠屏,有山拔起,疑与天齐者,泰岱也……”这段文字俊朗飘逸,历历如画,所绘之景正是古时齐河八景之首的泰山南峙:齐河小城何德何福竟独得造化厚爱,集名山之雄浑与大川之神秀于一身?

溯源大清桥

    大清桥得名于大清河。民国《齐河县志》载:大清河,济水也,在县城东半里,亦谓之盐河,以其为济南盐运河道也……”可以这样说大清桥自创始之日始,就笼罩于神秘氛围之中,这种神龙气派为东方文化所独有,即使一稀松平常之物,亦必杜撰一段天惊地骇的故事——大清桥自然不能免俗。
    
它的缔造者羽士张演升就神奇得很,没人知其从何而来。张演升有感于川阔水深,行旅病涉,遂发愿架桥。于是广募官民,集聚资财,但财用依然不足,无奈之下赴京叩求其师陶仲文真人,陶真人又向皇帝奏请,其所陈理由颇似一段梦话,大意是:我的徒弟张演升在建大清桥浚河时,得到一块重达千斤的龙骨,仅露出泥沙的一部分就长达数丈,类有神相。最后一句话点到了皇帝的痒处,恩准颁帑金一万四千多两,敕令山东巡抚沈应龙派九县夫役,委派济南府同知王应乾、通判萧音督修。大清桥的修筑始于嘉靖二十七年,终于三十四年,越八年而大功告成。
    
听说桥成,张演升即羽化而去,埋葬在桥之东首偏北,当地人称为神仙坟,墓碑前书张道人之墓,后为一句谶语:坟在桥在,坟坏桥坏。观大清桥最后之命运,果如其言哉。其事迹载于邑人房象成《羽士张演升募修石桥记》一文。清人周京有《大清桥寻羽士张演升墓》诗:桥东有高阜,披莽趁幽寻。野水绿无次,白云秋更深。一抔埋骨土,千古济人心。独剩枯槐树,杈子噪渚禽。其所咏叹者正是济人之心不朽,哪怕还剩下枯树一株,遥思斯人,也当缅怀高古。

神奇大清桥

    大清桥的神奇甚至被人铺衍成带有浓郁神话色彩的传说,据采衡子《虫鸣漫志》载,大清桥中间的桥孔水色独黑,从没有敢撑船过其下者,有一楞头青,水性极好,偷入桥底窥探,见一巨鼋做熟睡状。后有一富商闻之,出大钱让该楞头潜水过去,将一根铁链缚在鼋足上,用九匹骡子拉拽,登时天昏地暗,浪高数丈,桥栏被掀到半空,众人大惊,纷纷跪地拜求,才复天朗气清。
    
据载大清桥东西各有一牌坊,一额为大清桥,一额为济水朝宗,后者乃为齐河人马景锴晚年所书。这个马景锴背景深厚,出身于齐河名门望族马氏,幼年即被目为神童,耽于书画,出手辄为佳什,其所书济水朝宗四字被评为隽永秀遒,独成一派。道光十三年,知县沈其云把两座牌坊合而为一,立于桥西,并且增加了两幅很有气势的对联,上联曰:马蹄晓踏卢沟月,鳌背晴蒸岱岳云,下联曰:岳色河声千古壮,月卿星使九霄多,吟哦之间,大清桥的阴晴圆缺和山色河声一并涌出。
    
在大清桥的三百年历史里,其屡为洪波所冲损,最厉害的一次发生在清顺治八年。这年黄河决金龙口,溢于大清河,水势汛滥,驾桥而上,澎湃湍激之声訇闻数里。五年余,而桥屹然未动,独独西两端并石槛为水冲毁,真是令人讶然不已,大清桥竟能于惊涛恶浪中保持金身不败,确乎犹如神助也。

名胜大清桥

    正如吴福森所言如大清桥者,不独一方之名胜,亦遐迩共推为大观也,因此凡路经齐河县城的文人骚客,当此胜景岂能无咏?大清桥所禀赋的诗情画意,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来自于这些把酒临风之作。
    
清代福建莆田人黄雯写过一首《大清桥》,其诗曰:九达东齐道,古桥喜复新。凌空排雁齿,蘸水动龙鳞。策驷多题客,乘舆有济人。常怀君子政,利往纪通津。诗写大清桥的某次修缮,话说得实在,写得并不高妙,但铺路架桥这种君子政老百姓还是喜欢的。
    
明崇祯进士、齐河人王宫臻退居在家,有一年赶上河水泛滥,大清桥陷于风波,遂作纪事诗《河决犯涨水没齐河桥》:吼翻河伯倒山催,四绕齐混混城来。客至河边骇危险,龙游桥际任徘徊。日中波现光如电,夜半声闻响似雷。九折渎宗天外转,人间始羡济川才。写得有声有色,吟之如见惊涛骇浪扑面而来也。
    
大清桥的夜色也很美,有清代齐河诗人赵范俶的《夜游大清桥上》为证:雪隐东山月半明,披襟溪下有闲情。松依翠壑春秋碧,水接银河上下清。和靖犹愁多口累,严陵方得一身轻。吟怀未尽增惆怅,隔岸疏钟一再鸣。缥缈若仙,桥上桥下,一派朦胧,情致婉转,美得忧伤。
 

风俗大清桥

大清桥不仅为交通要道,而且还是齐河旧邑的风俗展台。浙江武林人万福有诗《中元夜大清桥观河灯》,所绘简直就是一幅风俗画:金莲花放夕阳汀,法鼓喧阗破渺冥。龙女献来珠一一,江妃磨出镜荧荧。乱吹渔火明千月,倒挽天河落众星。等是慈航施慧力,不知尘梦几人醒。乾隆年间的齐河诗人郝允哲也有诗咏放河灯,不过其诗不从宗教着力,而起于世俗人情:城头皎月白纷纷,桥畔笙箫坠坠闻。放罢河灯人未歇,荷衣更复学参军。(《邑中竹枝词之上元》)若是把桥头送别也算做古风的话,郝允哲之弟郝允秀的《大清桥送人》则堪称此类吟咏之上品,其曰:落日虹桥送客杯,西风沙岸共徘徊。人从耿济渡边去,水自黑龙泉底来。别后惟愁重九雨,归时莫待隔年梅。停车河上君须记,城阙遥遥晚角哀。歌咏大清桥的压轴之作,当推清代著名诗人査慎行的七绝《大清桥》:风柔自觉轻衫便,山近微嫌湿翠多。日暮大清桥畔望,一丛春树拥齐河。诗写得轻灵含蓄,顾盼生情,确为抒写乡关之情的好诗。
    
现在回到开篇没说完的话,咸丰五年(1855年)就像一把剪刀把属于大清桥的诗情画意统统剪碎,浮萍碎影,随风飘逝,那年的六月十九日,黄河决口于河南铜瓦厢,夺大清河入海,从此极盛一时的大清桥湮没于茫茫烟波,正所谓良辰美景付浩渺,世上再无大清桥也哉。

(作者系齐河广播电视台 201042

2014-6-16
版权所有:齐河县情网

主办:齐河县人民政府 承办:齐河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话:0534—5331770 邮箱:qhxz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