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列 表
      齐河要闻
      史志动态
      通知公告
      方志论坛
      齐河概况
      齐河旅游
      投资齐河
      机构设置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赵官镇孟氏家族考
 

赵官镇孟氏家族考

朱多锦

 


一、缘源追溯

齐河县(原长清县)赵官镇街孟氏家族一支,其始迁祖为孟克图。孟克图系亚圣孟子五十五代裔孙(孟子后裔自四十六代,即中兴祖孟宁的两个儿子,长子孟存,次子孟坚,经过9代的繁衍,到五十五代“克”字辈)于明朝永乐年间(14031425年)因游学始由邹县原籍凫村初迁于登州府黄县,又复迁居至济南府长清县西南三十五里赵官镇街(现属齐河县),联姻世族,人丁繁衍,遂改儒入籍为民,耕读为业(见《孟子世家流寓长清支谱:清光绪二十一年十二月〈附刻请修支谱原呈〉暨其〈甘结〉、〈保结〉》)。

今有赵官镇村孟氏家族一支之后人,现居北京的孟昭珂先生称其始迁祖孟克图迁居至赵官镇村时是1415(见孟昭珂由北京的来信)

赵官镇街孟氏家族一支于清光绪二十一年续谱,时为公历1896年,如按始迁祖孟克图迁居至赵官镇村为1415年的确认计,距始迁祖孟克图迁居至赵官镇村已481年。至此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繁衍生息人口有273,

 

二、世代繁衍

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孟克图后的十代记在下面:

孟克图生孟希化,孟希化生孟言才,孟言才生孟公心,孟公心生孟彦太,孟彦太生孟承春,孟承春生孟宏士(此为明朝明太祖所赐行辈:从孟子五十六代孙孟希文始授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起排,十字十辈,后来因为避清朝高宗弘历讳,改“弘”为“宏”)——其从亚圣五十五代孙孟克图到六十一代孙孟宏士,这是七代,都是单传;孟宏士生二子:长子孟闻希、次子孟闻武;孟闻希生孟贞魁……;孟闻武生长子孟贞举,次子孟贞斗;孟贞举生长子孟尚孔,次子孟尚绪;孟尚孔生子孟衍信;孟尚绪生三子:长子孟衍义,次子孟衍善,三子孟衍礼……;孟贞斗生孟尚友,孟尚友无后。

到“衍”字辈,这是孟克图后的第十代,连孟克图共十一代。如下可览:

(一)始迁祖孟克图后的后七辈:孟克图——孟希化——孟言才——孟公心——孟彦太——孟承春——孟宏士——孟闻希,孟闻武——……。  

(二)“闻”字辈及其后:孟闻希——孟贞魁;孟闻武——孟贞举,孟贞斗……。

(三)“贞”字辈及其后:孟贞举——孟尚孔,孟尚绪;孟贞斗——孟尚友。

(四)“尚”字辈及其后:孟尚孔——孟衍信……;孟尚绪——孟衍义,孟衍善,孟衍礼……;孟尚友(无后)。

………

十一代中关键人物有二:第一个是孟宏士,其之为关键,一是从人丁繁衍上来说,二是从家业崛起来说,此两方面,他都是赵官镇孟氏一支的一个转折点,他的二子(长子孟闻希、次子孟闻武)成人之际正是清朝初年。第二个是孟尚绪,其之为关键,一是后来的赵官镇孟氏一支真正发达起来的有五大院,这五大院的人丁都是孟尚绪之后,二是能人,口碑好,这也是其后能发家的原因。

孟尚绪之后的五大院按堂号来说,分别是:南旭升、北旭升、耐升堂、东旭升(由“南旭升”分出)、济升堂(由“北旭升”分出)、同升堂。同升堂为老小,南旭升辈份大,资格老。北旭升、耐升堂,为亲兄弟,“毓”字辈,但都出继。另外,发达起来的还有八股,八股没有堂号。

如按赵官镇那时的孟氏一支的股系来说,北旭升为大股,南旭升为二股,济升堂为三股,同升堂为五股,耐升堂为七股,八股没有堂号,只称八股。原没有四股和六股。关于“股”的排法,据说是兄弟几个分家,有几个算几股,或者是叔伯兄弟。从家谱上看,是从“传”字辈开始分的股,因“四”和“六”是忌讳的数字,所以不用“四”和“六”。南旭升以后又分东旭升,“股”的说法没有东旭升,这说明在南旭升分家前定的股数。

应当说,赵官镇孟氏之苗裔在赵官镇一直有着一种无以世袭亚圣后裔身份的情结,那是自孟克图迁籍改儒为民后,虽“在籍故丁现丁亦无抗粮乱宗忤逆健讼以及干预衙门武断乡区并行止有亏”(见《孟子世家流寓长清支谱—卷首·修谱事宜》),“委非同姓不宗假冒含混”, “惟已改入民籍,究与大宗儒籍考入四氏学者有间”(见《孟子世家 流寓长清支谱—卷首·修谱事宜》),即是说赵官镇孟氏一支在赵官镇已不在亚圣大宗的儒籍(其出儒籍原因时间无考),即已是普通民籍,不享受国家对亚圣像“有免杂派差徭”之优待,按有关规定,“该处民儒学不准与大宗儒籍稍涉”(见《孟子世家 流寓长清支谱—卷首·修谱事宜》),这就决定了赵官镇孟氏一支在赵官镇一方一直不会有“特殊公民”之意识,一直只能耕读持家。

 

三、经营持家

赵官镇孟氏之苗裔发家起于孟宏士。孟宏士发家原起于贩粮贩棉。当时是从高唐、茌平一带买了粮食棉花运到赵官镇一带来卖,从中赚取两地粮棉之差价,同时用赚来的银两大量收买土地,由此赵官镇孟氏一支在赵官镇发家。

赵官镇孟氏一支的几大院的生产经营主要是靠土地。土改前同升堂原有田七八百亩,有的说千来亩;南旭升有千来亩;北旭升土改前就分了家,每家不到两百亩土地;耐升堂有百十亩。到土地改革前家业败落了的是济升堂。

赵官镇孟氏几大股的土地主要分布在赵官镇街之东之北之西,以致延伸至附近各村。其经营方式是,一部分地自己种,家有长工、短工,如耐升堂、东旭升及北旭升抗战期间就是自己种地,各有四五个长工,农忙时雇短工。同升堂、南旭升地多,一部分自己种,一部分租出去种“份子”,一份20亩,佃农种几份都可以,其佃农主要来自于兴隆庄(附属于赵官镇村的一个小村)。其和佃户的分成比例,麦季是二八(主八,佃二),秋季是三七(主七,佃三)。种子、肥料及农具都由东家提供,实际上只是管理。至于当年孟家和佃农来往有什么具体事件发生,至今未有所闻,所以仅记于此

那个时候,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 ,其发家一方面是不辞辛劳,一方面又在于持家有方。然而无论如何,其以土地出租为主要经营方式的生产和雇有长工、短工的做法都是一种剥削。

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正值中西经济文化大碰撞、大交融之际,那应是中国迎来的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的一个时期,其中原靠土地起家的地主们开始投资工商业。是时,赵官镇孟氏家族也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像同升堂在济南的棉花行业的公司都有股份,但没有自己独立的公司,据说在瑞趺祥就有股份,另外还有布店。北旭升在长清还有大升公司,经营汽油、煤油(当时叫洋油),其他杂货也有,孟广收在长清监管。同时北旭升在赵官镇街上还经营粮、油、酒、茶,酱油、醋、酱菜等杂物(名“恒记兴”)。南旭升、北旭升、同升堂都有自己的酒店(那时的酒店就是酿酒作坊)、油坊,都靠周边的百姓来消费。同升堂的的酒店、油坊在孟家宅第东的十字路口的东南角(名“云升店”),面积有1000平方米

不管怎么说,赵官镇的孟氏一支在当时似乎始终没有自己的颇具规模的工商业,像同升堂,其酒店、油坊、杂货铺……都还是家庭作坊式的。

 

连片宅第

赵官镇孟氏家族从发家到1947年土地改革前,其几大家的大片宅第占据了赵官镇的整整西北一隅,其建筑特点是以瓦舍组成的一个个四合院为基本单位连成不同的建筑系统,几个建筑系统连成一个大建筑系统,又由几个大的建筑系统组成连片宅第,雕梁画栋,蔚为大观。其分布如下:

以一条东西街大道为界而把孟氏几大家的连片宅第南北分开。

街南面,由东向西,先后归属分别是:同升堂→耐升堂→东旭升→南旭升。南旭升往西,隔一条路,路的西边就是南旭升的酒店和油坊。

街北面,由东向西,先后归属分别是:北旭升(三处四合院:包括东面一处,西面两处)→同升堂(独为“三进院”)→八股→同升堂的打麦场、酒糟坊(场前为一水湾,为五股共有,曰:五股坑)→南北车道→祠堂(家庙)。祠堂的后面就是北旭升和耐升堂的场院及北旭升的酒店、油坊。

当年赵官镇的孟氏宅第,现在(20086月)仅存的只是原东西街的街南最东的原同升堂的四合院一处,此处四合院,抗战时为日本兵所占,1946年至1949年由以赵官镇为县城的河西县政府所用,此四合院的“北脸房”现在为一家种子销售站所租。据专家鉴定,此四合院为清光绪年间所建。除外,原赵官镇孟氏家族的完整宅第俱已无存了。

 

五、孟家碑林

赵官镇北一里许有一片茂密的林子,方圆100亩左右,那是赵官镇孟氏一支几大院的坟地,叫孟家林,也叫北林。

在林地的东南方向有一条直通坟地的大道,临路口立有一横向的石碑,一米多高,两米多宽,碑下是石案、香炉,这是赵官镇孟氏一支的谱碑,顺谱碑前面大道左拐进入林地中央再向正北方向,路两旁便出现三棵大杨树,大约有四五百年的树龄,三四个孩子也难抱围过来,树身腐朽成一大空洞,能容下四五个孩子,下雨时可在树洞里避雨。林中的松柏高矮交错,大的直径可有3040厘米。林中坟头大小不一,石碑林立。坟地的北边的中央处,有一亭台,高出地面半米左右,周围是一米多高的石头围墙,南北各有出口,里面是赑屃驮碑,碑高5左右,碑文无人记得。有这种场面,是因为林地里埋着清朝的三位进士(孟毓藻、孟毓籣和孟继震),据说碑文是皇帝的御笔,到底是清朝哪位黄帝所赐,无考。

在林地的西边有一个坑,叫花园坑,据说是兴隆庄花园的用水坑。兴隆庄是孟氏长支孟兴隆的庄园,时间当是明末清初。

孟家林气势宏伟。赵官镇从前的生态布局通过孟家林可见一班。那时的赵官镇从南皋(靠水湾的庙宇)到北皋是三里地,北皋到北林是三里地;从东街廊坊庙到西街关帝庙是三里地。上善若水,孟家林占了赵官镇的上风口,为主脉干道,正南正北,形成一个大的氧吧,加上村内水坑里蒸发的水汽,和谐地影响着赵官镇全村的小气候。过去讲风水,今天讲生态平衡,无论从哪方面,那时的赵官镇的北林的作用在当时都是凸显的。至今一些老人还记得,赵官镇的北林曾是行人夏天歇息纳凉的好地方。

孟家林的毁坏有两次:第一次毁坏是1947年“黄河归故”时发生的事情——抗日胜利后,抗日时被炸开的黄河花园口处修复,黄河水又流经故道。那时,就砸了这里的石碑修筑了黄河里的“展子头”,当然当时砸的也不只是孟林里的,那时周围所有的坟上的石碑都砸了。前前后后有半年的时间,运送石料的大车有近百车次。同时孟林里的树木也全部伐光。第二次是“文革“期间,将较大的坟都挖开,陪葬品随之烟消云散。更有甚者,“造反派”把同升堂的孟继言的夫人,80多岁的老太太抓回赵官镇,让她在挖完的坟坑里住了好几日。

 

六、科举功名

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几大院的子弟读书,在于考取功名以挤入官场,这是赵官镇孟氏家族的仕途之路。其过去考取的功名统计如下:

进士者有三:据《孟子世家流寓济南府赵官镇村支谱》载,赵官镇孟氏几大股,从五十五代(明永乐年间)到七十代(清光绪年间),进士(殿试考取者,即通过皇帝面试者),都是在清朝末年(排列以年代先后为序,以下同):一是孟毓藻(亚圣六十七代孙—北旭升),嘉庆已卯优贡,道光壬午解元,癸未联捷进士,曽任直隶宁晋、故城、青县知县,钦加知州衔;二是孟毓蘭(南旭升),嘉庆戊寅恩科解元,道光癸巳恩科进士,历任直隶灵寿县、江苏宝应县知县;三是孟继震(亚圣六十九代孙—南旭升),清咸丰戊午举人,同治戊辰年间进士,内阁中书委署待读,本衙门撰文历充辛未会试弥缝官,国史馆、实录馆校对官。

直到20世纪50年代,位于东西街北面最东首的北旭升宅第朝东的正门两边还见树有标志功名人家的旗杆(正门两边各树两根),正门之上悬有一匾,上刻“进士第”三个大字。

举人者有一(明清两代乡试即省试考取者谓举人):光绪甲午举人孟广居(亚圣七十代孙)。

监生者有八(明清两代在国子监——国家最高学府——读书或取得进国子监读书资格者谓监生):一是监生孟兴温(亚圣六十六代孙),二是监生孟兴业,三是六品衔监生孟毓苹,四是监生孟传橙(亚圣六十八代孙),五是监生孟传樟,六是监生孟传楫,七是监生孟传植,八是监生孟传祀。

贡生者有七(明清两代由府、州、县学推荐到京师国子监学习者谓贡生):一是贡生孟衍信(亚圣六十五代孙),二是禀贡生孟兴贤,历署武城、惠民、济阳县训导(进士孟毓藻之父),三是附贡生孟毓苓——候选翰林院待诏,同治壬戌制科孝廉方正,四是五品衔贡生孟传机,六是附贡生孟传彬,七是贡生孟传桢。

庠生者有三(在府、州、县学的生员谓庠生):一是庠生孟衍义,二是庠生孟衍礼,三是庠生孟传梓。

另外,还有三位武生:一是武生孟兴恭;二是武生孟兴俊,候选千总(此二者都是亚圣六十六代孙);三是武生孟毓苹(亚圣六十七代孙,注:此孟毓苹非监生孟毓苹),候选千总。千总,在清代为绿营兵编制中的武官。所谓绿营是清顺治初年﹐清廷在统一全国过程中将收编的明军及其他汉兵﹐参照明军旧制﹐以营为基本单位进行组建﹐以绿旗为标志的武装力量﹐称为绿营﹐其营制分标﹑协﹑营﹑汛四种﹐总督﹑巡抚﹑提督﹑总兵所属称标﹐副将所属称协﹐参将﹑游击﹑都司﹑守备所属称营﹐千总﹑把总及外委所属称汛。标﹑协管辖一至五营不等﹐营以下分若干汛。每营的人数少则二三百人﹐多则六七百人。 千总为正六品武官,把总为七品武官。清代中期以前﹐绿营尚称精锐。但以后承平日久﹐自同治至光绪年间历经裁汰﹐最后被改编为巡防营﹐失去了常备军的作用﹐至此绿营之制仅存空名而已。想来孟兴俊、孟毓苹时的绿营应是距“仅存空名”不远的时候。

此外,还有亚圣庙奉祀生者七,其分别是:孟传楹(亚圣六十八代孙),孟继冉、孟继焕、孟继霑、孟继雰、孟继湘(亚圣六十九代孙),孟广德(亚圣七十代孙)。此等也只是当时在地方上偶有所闻的书生而已。同时还有奎文阁典籍孟继霖(亚圣六十九代孙),还有候选巡检孟继电(亚圣六十九代孙)。

严格说来,像贡生、监生及庠生都不是正式功名,其只是一种在学的身份户口或资格(学籍)而已,其之区别只是在学之级别不同或入学之方式不同。连贡生、监生、庠生及武生计(不计亚圣庙奉祀生),赵官镇孟氏一支,从明永乐年间到清光绪年间,因功名而出人头地者共26人。

以上是赵官镇孟氏一支历经明清两代所有读书子弟的功名一览,其中高官者无,大显赫者无,大学问家者无。正因是“三无”,所以其在土地上的经营也终无大突破,又因在土地上的经营终无大突破,也决定了其历代子弟也只能是这样的“三无”,由此当历史的一种时机到来之际,就不能及时地转折投资方向以发展自己的具有现代性质的工商业。

 

七、现代人物

赵官镇孟氏家族虽在历史的变革中未有经营投资的大转折,然而却在中国现代史的时代浪潮中站起过应时的弄潮儿。简介如下:

孟民言

原属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的同升堂的孟民言,按孟氏家谱行辈起,原名孟广诰,在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中最是一个脱颖而出的人。

19241月,在广州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孟民言作为山东代表出席了会议4月,在济南召开山东省党员大会,建立了中国国民党山东省临时执行委员会,孟民言3人为候补执行委员;192571113日,国民党山东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济南举行,孟民言当选为国民党山东省党部第一届执行委员;19262月,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会后,山东省党部机关和成员进行调整,孟民言任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宣传部长。

1928117济南惨案代表团孟民言、刘旭初、张天彪、武竹亭、孙文景等列席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报告济案发生后鲁人受惨杀及日军勾结土匪屠村惨状,希望中央抱大无畏精神解决济案。同日,代表团向国民党中央党部呈交请愿书,提出对日交涉八条。

后,孟民言曾任国民党南京政府教育督学。

曾为国民党高级将领的赵官镇马头村的李仙洲(李守瀛)加入国民党,入学黄埔军校(第一期)都是由孟民言介绍、推荐。

抗战时期,李仙洲驻军山西时,孟民言找到李仙洲,其晚年一直在那里生活。病逝于西安。

在中国近代史上,孟民言在国民党的发展中,尤其是在山东省国民党组织的发展中是一些重要事件的推导者和实际参与者之一。这是一位曾活跃在中国现代史上,特别是在山东现代史上影响过一些人和一些事的一个人物。

在赵官镇,在齐河县,在齐河县所属的德州市,在山东省,孟民言都是一个无可替代的人物,犹如诸城的王尽美。

赵官镇有三个人物可以说和中国现代史有关,一是赵官镇的孟民言,二是曾入毛泽东接办的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的赵官镇程官庄的赵巽言(原名赵连语),三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曾为国民党高级将领的赵官镇马头村的李仙洲(原名李守瀛)。此可谓赵官镇历史上的“民国三杰”。

孟若玄

孟若玄是孟民言的叔,他们同是同升堂的人。按孟氏家谱行辈起,原名孟继朋。

孟若玄在赵官镇孟氏家族一支中,同样是一个脱颖而出的人,也广有影响,不同的是孟若玄所致力的是中国共产党的事业。

1927年,孟若玄考入山东省曲阜第二师范学校。19318月,由程金鉴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2月,任曲师“共产党特别支部”(简称“特支”)负责人。同年520日晚,国民党侦谍队和曲阜县大队突然包围曲师逮捕共产党员,他越墙逃出,回家躲避。此后,又到上海同济大学找其三哥孟继炎,以读书为名,继续从事党的活动。193212月,受党组织派遣到福建龙岩,打入国民党第十九路军,搞地下兵运。由于不得信任,于次年六七月间回到上海,继续从事党的工作,不幸被捕。后由时任国民党南京政府教育督学的侄子孟民言保释,送回原籍赵官镇。
  “七·七”事变后,用“民先兄”的称呼向山东省委写了秘密报告,提出了在家乡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的意见。受省委指示,鲁西北“特委”派巡视员王晋亭首先来到赵官镇,按照他的举荐,发展吴力践(赵官镇吴庄人)、孟鲁言(原名孟广论)入党(孟鲁言后脱党)。193712月,建立了中共河北(黄河以北)特别支部(就是在唯一现存的赵官镇孟氏同盛堂四合院里),孟若玄任书记,吴力践任组织委员,孟鲁言任宣传委员。河北特别支部是抗战爆发后在长清县黄河以西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共产党员,建立党的基层支部和区分委会,党组织很快遍布长清县黄河以西地区。他利用家庭的社会影响,在上层人物中开展统战工作,并承担了支部的活动经费,为河西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做出了突出贡献。“河北特支”受鲁西北特委直接领导,其活动范围为长清县的八、九、十区
和肥城九区。
  193810月,河西地区党组织归长清县委领导,特支被撤销,他调任山东省委战时工作委员会总务科副科长。1942年,在去滨海赣榆出差途中,因擦枪走火,不幸殉职。“出征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孟可铭

孟可铭,生于191311月,属赵官镇孟氏家族耐升堂人,从孟氏家谱辈份原名孟昭德。

1931年考入山东曲阜师范学校。1933年毕业后在长清县第九小学(赵官镇完小)任教,后任校长。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当局停发各完小的经费和教职员工资,学校被迫停办。孟可铭去莱芜。19389月应中共河北特支组织委员吴力践之邀返回赵官镇重办完小,借此校开展各项抗战工作。同时,经吴力践、孟雨亭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是年12月,长清县抗日动员委员会在赵官镇完小成立,不久移驻吕官屯小学,孟可铭在动委会的领导下,印制宣传材料,进行抗日宣传。为抗日人员筹措给养,中共鲁西北特委的一些重要领导同志如张承先、王晋亭等都曾在此停留或住宿。是时,国民党顽固县政府虽被摧垮,但其残余势力还存在,一部分上层人物对共产党、八路军持观望态度。孟可铭利用孟氏家族的影响和自己的身份,做原国民党区、乡镇长的工作,尽量拉他们和他们的子女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抗战活动。19396,长清县抗日县政府成立,孟可铭任第一任抗日工作队队长,在水坡村举办抗日干校,讲《论持久战》,讲形势,为抗日培训人才。后继任中共长清县委统战部部长,正确执行党的统战政策,使河西地区的上层人物由怀疑、观望到支持、拥护共产党、八路军,为抗战初期河西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作出贡献。是年冬,中共长清县委河西工作委员会在桑海子(今属仁里集镇)成立,孟任工委第一任书记,1940年春任长清抗日县政府秘书。194110月,为适应形势的变化,坚持抗战,由冀鲁豫行署批准,成立河西县抗日县政府,孟可铭任第一任抗日政府县长。是时,日伪猖撅,环境恶化,河西县抗日斗争进入最困难阶段。19426月某日夜,孟可铭和四区区长朱尚木在转移途中,于前朱楼和后朱楼之间的土河中,同曹庄据点潜逃的伪军遭遇而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县委组织部长胡晓农。当夜被裹挟至茌平县某地,后被辗转至潘店、长清。日军以孟可铭的名义发出《告全县人民书》,劝抗日军民投降。孟可铭未暴露中共党员身份,后被党组织营救。

后,仍从事教育工作,曾任河西县教师培训班教员、聊城专署干校教员、副主任等职。1949年离乡,历任平原省民政厅秘书,山东省教育厅干校、速成师专教员,菏泽师范、烟台一中、泰安师范学校教导主任等职务,1982年获泰安师范讲师职称,1983年离休。

孟淑华  王岩

孟淑华(女)属赵官镇孟氏北旭升人,如按辈份,应是“昭”字辈(其父孟广收,孟广收北洋时期的政法大学毕业,因能力的关系,回家过起太爷的生活)。

王岩(女),原名王德玖,属赵官镇东旭升的外甥女儿,少时常住外祖母家,(原长清县)潘店人。

孟淑华、王岩,这是从赵官镇孟氏家族及其亲戚中走出的两位巾帼英雄。抗战开始后,孟淑华、王岩均为赵官镇县立(长清县)第九小学教员,二人深入农村宣传抗日救国,发动妇女参加识字班。

19365月,王岩、孟淑华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齐河县最早的女共产党员。9月,长清县河西三个区60多名妇女代表在赵官镇举行会议,选举产生了河西妇女救国会,王岩为会长。妇救会动员妇女走出大门,争取妇女解放,组织妇女宣传抗日救国。是年秋,赵官镇成立妇女党支部,王岩、孟淑华先后任支部书记。

19399月,妇救会长王岩在赵官镇东何庄组织周围各村20余名妇女举办了为期半月的训练班,学文化。其时,县独立营要妇救会5天完成制做几百套棉军装和军大衣的任务,十几个村的妇救会长接受了任务,一面学习,一面回村发动妇女昼夜赶做军衣,按时完成了任务。11月,王岩在赵官镇东的大马头村举办了两个星期的妇女党员训练班,有20名妇女党员参加,由王岩宣讲抗日救国道理。

孟淑华到抗战后期调渤海区,与程雨村结婚,程当时为渤海区副书记。孟淑华在济南有人(有在济南当律师的长辈孟广义,字:潜斋;孟广义和其父孟广收同为政法大学毕业),所以解放战争时潜伏于济南。1950年南下,在上海华东局;1953年随丈夫到中宣部;1958年又同调商业部。

王岩,其夫翟孝吾,平阴人,曾任北京市宣武区区长,抗战期间曾在赵官镇工作。

如今谁忆峥嵘日,当年青春映花红。

孟昭侗

孟昭侗(18881971),字与愿。属赵官镇孟氏家族南旭升。早年毕业于山东官立第一法政学堂。历任山东、江西、湖北、湖南等省检察官、推事、庭长、检察长等职。1928年任河南高等法院庭长,旋即调任河南高等法院第一分院院长。193110月代理河南高等法院院长。1933年任陕西高等法院院长。19385月去职,11月任甘肃高等法院推事兼院长。1943年到甘肃学院教授。19468月兰州大学组建,原甘肃学院改组为兰州大学法学院,继续在兰州大学法学院法律系教授。1950年调西安市“西北革命大学”学习。1953年退休。1971年病故。一生未参加任何党派。

(作者系《华夏文坛》社长、主编  2010年3月7,于济南七里山寓所)


2014-6-16
版权所有:齐河县情网

主办:齐河县人民政府 承办:齐河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话:0534—5331770 邮箱:qhxz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