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列 表
      齐河要闻
      史志动态
      通知公告
      方志论坛
      齐河概况
      齐河旅游
      投资齐河
      机构设置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抗日烽火中的张保屯
 

抗日烽火中的张保屯

牟成杰

 


一九四三年秋,随着日本在出兵的各个战场都开始走下坡路,兵员严重不足,缩小了防守目标,驻扎在张保屯村的日本鬼子第五小队撤回到了齐河县城后,张保屯据点的防守有伪八区的二鬼子(齐河城北大黄、宣章、安头、表白寺一带在当时划为七区、八区)接管占用。这部分人大都是四外八乡,偷鸡摸狗,在家不正干。到局子里当兵(二鬼子)不下大力,吃喝又好,因此,有一些就报名当了二鬼子。由于张保屯有局子,张保屯附近当二鬼子的就特别多。(在六十年代搞的文化大革命中,这部分人遭到了清算。)这时南北两个局子的总头领是鞠同云,对外称鞠团长。鞠团长是个草包老粗,他是当地王京屯村的土瘪财主。(王京屯村在张保屯村东八里路)这位团长既无学识,又不懂军事,想当初,鞠团长家有财产,为了看家护院,购买了枪支弹药,雇了十几个人,有七八条枪。鬼子来了以后便投靠了日军,摇身一变成了团长。他手下有几个副手,叫朱大振、丁清水、昝茂林等,都是些亡命之徒,这几个人也是周围几个村庄的,但他们毫不顾忌,照样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他们在军事上比鞠同云强,因此,表面上鞠是团长,而实际上在军事方面还是他们几个副手说了算。这伙人占居据点之后,听从日本人的指挥,维护所谓治安正常化,到周围各村抢要钱物,不给的轻者就骂、重者就打。还搞联保制,几户一保,谁私通八路,有一户者,其它都受连累,使附近各村的老百姓吃尽了苦头。

随着全国抗日力量的不断壮大以及形势的发展,齐河县共产党的第一任县长李聚五同志领导下的武装力量已由过去三几十个人发展到了近二三百人,组建成一个县大队,下编三个中队。武器装备也得到了补充,虽然没有大炮,但机枪、步枪(大部分是三八大盖,从鬼子手里夺来的,这时自造的土枪已转给了民兵)手榴弹的数量不少,有了一定的战斗力。由于张保据点鞠同云一伙完全按日本人的指挥棒转,破坏抗日力量。因此,经齐河县大队研究,报渤海军区批准,决定拔掉张保屯这个据点。首先派侦察员潜入张保屯进行了几次侦察,觉着张保屯大集这一天攻打最合适,一是集上人多,我武工队员容易化装成老百姓混入村内,二是集上局子里的伪兵有时上街赶集,兵员不全,战斗力不强。因此,决定利用大集,由县大队为主,渤海军区三支队二分队(相当一个连队)配合攻打和解放张保屯。一九四四年冬(阴历十一月初)张保大集,这一天赶集的人很多,集上特别热闹,吃包子的、喝豆腐脑的、看变戏法的,当地老百姓都说:“今天不是年集,怎么这么热闹?”这时候,侦察队王队长已经到了张保屯,正在张家包子铺里间喝茶,眼看中午,各路人员均已到齐,王队长给各小队长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首先解决东、西、南、北各门的看守哨兵,随着几声枪响,倾刻集市大乱,“八路来了!八路军进村了!”正在赶集的伪军慌忙钻进局子,做好了死守据点的战斗准备。守屯门的哨兵把枪一扔,逃之夭夭,我县大队在李县长的指挥下,迅速占领了东、北门及据点的有利地形。军区二分队也顺利地占领了南、西门及学校等有利地形,在不到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攻打据点的战斗准备。

李县长带领的县大队和渤海军区三支队二分队的战士,身穿灰色棉军装,头戴灰军帽,腿上缠着裹腿。臂上配有‘八路军’的袖章。他们纪律严明,进屯之后,秋毫无犯,并安抚百姓,宣传抗日救国的大好形势。屯子里的百姓受尽了伪军二鬼子的欺压,听说八路要打“局子”,谁不高兴!他们热情地腾出房子,送来被子,让八路军住宿安营并为协助破敌出主意想办法。

李县长带领的部队,当时还没有火炮,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挺机枪、步枪、手榴弹,这样攻克局子并非易事,唯一的办法就是炸毁城门,打进去。下午没有枪声,屯子里平安无事。但见八路军战士们,给老百姓扫街、扫院子,部队伙房打水做饭,战士们做好了战斗准备。天黑了下来,夜幕布满繁星,预定晚上八点进攻的时刻到了,突然“叭叭叭”响了三枪,随着枪声,三颗绿色的信号弹照亮了夜空,攻打南局子的战斗开始了,八路军战士们迅速爬上靠近局子的民房屋顶,架起了机枪,爆破城门的战士作好了准备。八路军首先发动了政治攻势,他们用“土喇叭”向局子里大声喊话:“城门上的弟兄们听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好样的中国人不当汉奸,小日本就要完蛋了,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啦!不要替他们卖命了!”叭---叭, 从城门上打出几声泠枪。八路军接着喊着:“弟兄们不要这样,顽固到底,死路一条。投降欢迎,缴枪不杀!”城门上有个伪军头头扯着嗓子喊到:“八路军,瞎胡闹,破衣破帽破土炮,整天跑路吃不饱,弟兄们给我打!”接着从城门上劈劈啪啪地向下射出了一阵排子枪。

北局子是瞧着南局子行事的,他们的小头目(小队长)说:“只要打开南局子,我们就出门投降。”因此,八路军放下北局子不打,主攻南局子。李县长命令攻城,只见营湾南岸南塘子村的房顶上,北岸张保东村的房顶上,八路军的两个火力点,齐向城门射击。爆破组的战士们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猫着腰冲上去。城门上的敌人居高临下,几挺轻、重机枪组成的火力网向城下斜射。战士们趟水越壕匍匐前进,过了围城沟壕,潜伏于外围墙下。“轰”的一声巨响,围墙被炸开了一个大豁子,战士们乘机向城脚下靠近。当他们距城门不远的时候,一颗颗手榴弹从城门上甩了下来,战士们被逼了回来,天亮了,枪声停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整个张保屯村的老百姓这一宿除了孩子外没有一个睡觉的,都在担心地议论着、焦急地期盼和等待着。

第二天夜里,八路军发动了第二次攻城,爆破组的战士们创造了一种土坦克,这土坦克就是用浸湿的棉被,蒙在木轮大车上,人在车下推行,向敌据点靠近,这样敌人的子弹一般是打不透的。土坦克上阵攻城,敌我双方机枪对射。土坦克冒着密集的弹雨,通过开阔地直逼城下,据点旁边是敌人的马棚。战士们潜伏在马棚里,伺机破城门。敌人顽抗到底,向马棚投弹炸着了火,火光映红了局子上空,照得城墙脚下一片通明,战士们难以靠近城脚下,无法实施爆破。黎明前的时候,火已经灭了,夜色更黑,战士们趁机冲到城脚下,将几个炸药包堆在一起,怀着对牺牲战友们的思念、对敌人的仇恨,拉响了炸药包的导火索。“轰”的一声巨响,爆炸声像闷雷一样在南大湾上空滚动。土城门的墙被炸坏了,八路军吹响了冲锋号,战士们杀声震天冲了上去。敌人气急败坏,组织火力,亡命顽抗,机枪步枪疯狂射击,敌人在据点附近布满的地雷被战士们踏响,伤亡很大,战士们无法从被炸毁的城门口打进去。几次冲锋都没成功,这时东方露白,天亮了,敌人慌忙用土麻袋将炸毁的城门口子堵上,调整火力进行顽抗,第二次破城又没有成功。这一夜张保屯的乡亲们又是在期盼焦虑中度过。

李聚五县长在攻打张保屯敌人的局子之前,虽然作了一番侦察,掌握了一些情况,但他以为局子里的伪军大多是杂七杂八的富家子弟,不会打仗,一击即溃。然而却没料到这些地痞流氓、纨绔子弟、土豪惯匪混杂而成的兵痞竟如此顽抗,死守拒降。其实,局子里的伪军大部分是多年的兵痞,满身的匪气,十足的亡命,是不可轻易就范的。李县长又召开会议,研究破城方案,最后决定:在屯子里老百姓的帮助下,军民协作,挖地道进局子,里外上下夹击,破顽敌之巢穴。

第三天,夜幕降临,北风呼啸,小雪飘飘,军民协力共同破城,地上火力佯攻,地下破土挖洞。突击队选择了靠局子最近又必较隐蔽的一家园子,村里的老百姓送来了土筐、镢头、铁锨。挑选了村子里的壮劳力,在寒冷的冬天都光着膀子。李县长说声:“开始!”人们按着分工,挖洞的挖洞,运土的运土,地道快速的向前延伸。半夜时分,穿过城外开阔地、挖过护城沟壕、越过土城墙,直捣局子老窝,突击队出其不意冲出地道,一阵呐喊:“缴枪不杀!”然而怪得很,局子里毫无动静,难道是一座空城?突击队满城搜索。在一个土墙角落里发现了几个没有逃掉的伤兵,他们瑟缩着身子说:“半夜里鞠团长领着他们都从地道里逃跑了。”原来这暗道是局子建成后挖的,以前只有据点内几个头目知道,暗道掩蔽在东南土楼下,直通据点南野外南塘子村的坟地,局子里的伪军头头对李聚五县长的战术早领教过,不达目的不死心。深知土城据点迟早要破,晚跑不如早跑。因此,百多名伪军和大小头目出洞潜逃。他们爬出洞后如丧家之犬,朝东南方向的鹊山一带窜去,各自投奔新的主子。鞠同云则偷偷跑到济南早已买好的房子(现解放桥南)里去了,他老婆孩子在那已过了半年多了,偷偷过起了寓公的生活,至到解放后查出被人民政府逮捕。

天刚蒙蒙亮,八路军及县大队忙着打扫战场。老百姓听说八路军端掉了炮楼都非常高兴,早早起床(大人们都没睡)跑到炮楼附近看热闹,有不少老乡还送来了花生和煮熟的鸡蛋。由于敌人的偷逃,八路军这次收获不大,很快打扫完战场。战斗了一夜的八路军战士们也饿了、也困了,领导要求先开饭,后睡觉,晚上出发。就分散在几家吃饭。战士们有说有笑,吃得正香,突然从屯子的东南方向上传来“轰隆隆!轰隆隆!”地汽车响声,“叭勾、叭勾”清脆三八大盖的声音。接着打过来几颗迫击炮弹,颗颗落在炮楼附近。一听到枪的这个声音和飞来的炮弹,八路军就知道这是从齐河城里的日本鬼子增援来了。战士们放下碗筷,背枪挎弹全副武装,立即做好了战斗准备。据侦察员报告,鬼子有一个大队,二百多人,李县长和其他首长简明扼要地分折了当时的形势,考虑到部队战斗了一夜,已人困马乏,武器装备又不如敌人的好,弹药又不足,决定先撤出张保屯,等鬼子走了以后,再回来掩埋牺牲的同志和其他善后工作。县大队先撤,二分队掩护。说时迟、那时快,二分队还没有完全撤完,鬼子们已噫里哇啦地进了村,因而和鬼子展开了巷战,一时间大街上、胡同里、农户院子里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八路军的喊杀声、刀与枪的搏斗声、鬼子的惨叫声混成了一团。太阳出来了,鬼子知道伪军在夜里已弃城逃跑,唯恐被增援的八路军包围,不敢恋战,便匆忙集合残兵仓惶返回齐河县城。据守在北局子的伪军也借机出门逃散。(后来老百姓形容这次战斗结束后,在街上弯腰用手一划拉,就是一把子弹壳。被八路军打死的鬼子和牺牲的八路军战士横倒竖歪。)

鬼子撤退后,李县长带领县大队,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回到张保屯,四周都放了岗哨。进屯后,军民共同打扫战场,首先掩埋烈士的遗体,同时将鬼子的尸体派老百姓用大车(用牛或马拉的木轮大车。)运向村外,拉到村西北角的一个小湾里,老百姓处于对鬼子的痛恨,将鬼子的尸体用车拉到了湾边上也不掩埋,一车一车,放的乱七八糟,这可犒劳了全村的狗,全村的狗都去吃死人,吃的红了眼。白天从这经过必须俩人以上结伴而行,天一傍黑就没有人敢从这经过了。吃没了鬼子肉的狗,对过往的行人盯着不放,一不小心它们就蹿上身。全村及周围村庄的老百姓谈及色变。孩子哭了有的这样吓唬他:“别哭了,再哭抱你西北湾里去”小孩子立马就闭上了嘴。(在六十年代末,大约是一九六七年秋季,来了一些外地人,到西北湾里挖掘死人骨头,一连挖了五天,一具白骨装一个草袋,拉走了整整三大汽车不知有何用?由此可见,当年这一仗被八路军打死的日本鬼子和伪军有多少?据说在挖的时候,还挖出了一块手表,上弦之后还能走动。)李县长带兵攻打张保屯伪据点的胜利,扩大了齐、临、禹、济四县边界的抗日根据地,严重地打击了齐河县北部日伪势力,砍断了齐河城日伪伸向徒骇河一带的魔爪。

这次战斗虽然最后取得了胜利,但是在一些方面的失误是令人痛心的,李县长沉痛地总结了这次战斗:虽然日伪军日趋末日,但是垂死之兽更为疯狂,致使八路军付出了较大的代价,任何时候也不要轻敌,要想捉住狐狸就要比狐狸更狡猾。李县长在追悼牺牲战士们的大会上流下了悲愤的眼泪。

                 (作者系县政协原副主席  刊于2011322《齐河报》)

2014-6-16
版权所有:齐河县情网

主办:齐河县人民政府 承办:齐河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话:0534—5331770 邮箱:qhxzb@126.com